各级体育主管部门必须明确责任制

2017-04-08 05:58

由于全运会在中国体育界的特殊地位,运动员和教练员铤而走险的例子屡见不鲜。赵健认为,要想尽量减少用药运动员出现在全运会上,就要从现在起加强赛外检测。

“反兴奋剂中心不是一个盈利单位,主要靠国家行政拨发的专线经费来完成取样和检测,每年要检测近万例样本。”赵健说,“除了重点项目和重点运动员,我们还要加强对基层运动员的检查,争取从根本上形成一个严密的控制区域,以保证中国体育运动的健康发展。”(郭剑)

“目前很多队伍都开始了冬训,这就需要我们的工作人员按照既定目标抽查。”赵健说,“现在国内宣传反兴奋剂的力度很大,但不排除某些人仍然存有侥幸心理。所以在检查之外,各级体育主管部门必须明确责任制,加强对教练和运动员的常识性教育,警告他们一定不能碰违禁药物。”

在北京奥运会备战时,国家体育总局要求各项目国家队实行责任承诺制,这在一定程度上控制了国家队运动员出现药物问题,但各省市的二线队和三线队在此方面的制度仍不完善,这也增加了反兴奋剂工作的难度。

“比农运会更麻烦的是兴奋剂问题历来最多的全运会。”赵健说,“每届全运会兴奋剂检测数量都要提高10%,明年全运会赛时检测数量最少会有2000例,可以肯定,还会有问题。”